今天的某些人迷信风水,旧军阀当初也是乐此不疲,张作霖、吴佩孚、阎锡山都曾稀里糊涂地迷信过。

blob.png

  张作霖“御用神算”助“平叛”

  1925年11月,张作霖的“五虎将”之一郭松龄在滦州起兵,发表反奉宣言,身为奉系军阀首领的张作霖一时不知所措。这时有人提议,说大南门里的张瞎子算命特别准,是不是请他来算算奉军此役的吉凶。张作霖自幼迷信风水,一听这话,连忙说:“快请来!”

  张瞎子来到军部,五指一摊,说道:“大人今年命里犯七杀,但无妨,九星罩命中有青龙,能逢凶化吉。郭鬼子(指郭松龄)是乌云遮月,不会久长。”张作霖听后大喜,连忙重整兵马,去和郭松龄拼命。郭松龄果然大败,张作霖竟把胜利归功于张瞎子,给他加官晋爵,成为张作霖的“御用神算”。

  吴佩孚看天用兵

  军阀吴佩孚一辈子很是下了些功夫研究中国的术数学。每次战前,吴佩孚都要派参谋在早上观察天气:如果云生西北,雾长东南,便断定敌必从西北来;如果云从后方来,敌人就一定从后方包袭。当时在军阀中流传着一句歇后语:“吴佩孚用兵——看天!”

  一次,吴佩孚召开“讨逆军事会议”,到会的将领有60多人。宣布讨伐电文后,吴佩孚说:“由我自任讨逆军总司令,王承斌为副司令,冯玉祥为第三军总司令……”就在刚说完冯玉祥的任命时,电灯突然熄灭了,一直过了几分钟才亮。

  昊佩孚认为这是出师不利之兆,而冯玉祥就是不吉之人。之后,他又袍服冠带地在关二爷面前卜了几卦,无论冯玉祥怎么解释,他都坚持认为冯玉祥不吉,会克他。从此,吴佩孚就刻意排挤冯玉祥,最终逼得冯玉祥倒戈。

  “海归”阎锡山也“迷信”

  阎锡山曾留学日本士官学校,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算得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海归”。阎锡山曾说:“不可迷信,亦不可不迷信。”

  1904年,阎锡山赴日留学,他的父亲曾在河边村的文昌庙许愿:如果阎锡山能平安归国,一定要为文昌爷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可阎锡山归国后,与父亲商量,说修庙动土会破坏阎家风水,此事便作罢。

  1930年,阎锡山联合冯玉祥发起中原大战,阎锡山把自己的就职仪式亲自定在9月9日9时9分9秒,象征“九五”之尊。抗战前,有一次蒋介石要去太原,阎锡山与幕僚商议接待地点。有人提议在运城,阎锡山觉得运城与“运成”同音,蒋介石“运成”,自己不是要倒霉啊,于是就把蒋介石安排在了“介休”,暗指蒋介石要完蛋了。

  抗战期间,日军占领太原,阎锡山率部逃往陕北洛川,本想在此落脚,忽然意识到“洛”与“落”谐音,而自己又字“伯川”,实在不吉利,赶忙换了驻地。还有一次,阎锡山把军政机关设在吉县南村坡,因为认为“南”与“难”同音,就把“南村坡”改为了“克难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