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巴基斯坦南部的小城市拉德德罗(Ratodero)有近900名儿童莫名发烧,卧床不起。4月份,诊断结果出来了,几乎是毁灭性的:这些儿童被查出患艾滋病,整个小城爆发艾滋疫情。

  据媒体25日报道,当地卫生官员发现许多受感染的儿童都曾去看过一位叫甘格罗的儿科医生。受访者表示,这位医生曾在垃圾桶里翻腾出一个注射器,用在他6岁的的儿子身上(已确认感染艾滋病),他当时提出抗议,但由于太穷了,无法支付新的注射器费用。拉德德罗是个贫困城市,这里的大多数人月收入少于60美元。值得一提,巴基斯坦的卫生官员表示,甘格罗并不是艾滋疫情爆发的唯一原因,其它的诊所也重复使用注射器,

  据当地媒体报道,巴基斯坦拉托德罗市的儿科医生穆扎法尔·甘格罗已经因疏忽和过失杀人罪被捕。此前,有患者曾向调查人员举报称,他重复使用注射器针头的违法行为。

  

医生垃圾堆捡针头,致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竟还辩称:我太穷了

  巴基斯坦拉托德罗市卫生部门的官员表示,鉴于在拉托德罗市的20万名患者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接受了检测,受影响的患者数量可能更高。

  报道称,针对甘格罗的指控反映了巴基斯坦大部分地区的一种更广泛的趋势,根据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的数据,对该类传染病缺乏了解,导致2010年以来该国的病例增加了一倍。该组织称,大约有60万不合格的医生在巴基斯坦非法行医,其中将近一半在拉托德罗所在的省。

  在疫情首次被报道后,政府关闭了拥有未注册医生和非法血库的诊所。但在媒体关注度下降后,一些诊所重新开放。

  巴基斯坦小城陷入恐慌

  

医生垃圾堆捡针头,致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竟还辩称:我太穷了

  排队看儿科医生

  今年年初,巴基斯坦南部的小城市拉德德罗(Ratodero)有近900名儿童莫名发烧,卧床不起。4月份,诊断结果出来了,几乎是毁灭性的:这些儿童被查出患艾滋病,整个小城爆发艾滋疫情。

  据《纽约时报》25日报道,自那以后,拉德德罗陷入了恐慌,人们开始日夜到医院排队做检查,而感染病毒的孩子被隔离开来,他们的父母也为治病东奔西扑,花光所有积蓄。

  首先报道艾滋疫情的,是一个名为古尔巴哈·谢赫(Gulbahar Shakh)的当地记者。新闻一播出,他的邻居和亲戚们都冲到诊所,排队做检查。

  在这些检查中,又有200多人被检查出艾滋病毒呈阳性。当地卫生官员认为,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因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小部分人得到了检查。

  卫生官员也着手开始调查,他们发现许多受感染的儿童都曾去看过同一个儿科医生,后者叫穆扎法·甘格罗(Muzaffar Ghangro)。

  

医生垃圾堆捡针头,致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竟还辩称:我太穷了

  儿科医生甘格罗

  一位名为贾巴尼(Jalbani)的受访者告诉《纽约时报》,甘格罗曾在垃圾桶里翻腾出一个注射器,用在他6岁的儿子身上(已确认感染艾滋病),他当时提出抗议,但由于太穷了,无法支付新的注射器费用。

  拉德德罗是个贫困城市,这里的大多数人月收入少于60美元。

  目前,甘格罗因玩忽职守、过失杀人和造成意外伤害被警方逮捕和起诉,但尚未被定罪。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甘格罗坚称自己是无辜的,从未重复使用注射器。

  巴基斯坦的卫生官员表示,甘格罗并不是艾滋疫情爆发的唯一原因,其它的诊所也重复使用注射器,此外,理发师用同一把剃须刀给客人刮胡子,牙医用未经消毒的工具给病人拔牙,都是艾滋病毒传染的途径。

  

医生垃圾堆捡针头,致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竟还辩称:我太穷了

  这个大叔的6个孩子中有4个感染了艾滋病

  起初,巴基斯坦政府对艾滋疫情爆发并不在意,几乎没有提供任何资源,包括宣传教育,来帮助患者。

  在学校里,患病的孩子与健康的孩子隔离开来,被迫坐在教室的一侧。如果谁家有患病孩子,他们的亲戚也几乎不再来往,人们都对这个家庭敬而远之。

  6月份,一名女子被检查出患艾滋病,她的邻居竟然把她绑在一棵树上,“以防止她将病毒传播到其他地方”。最后,她的家人苦苦哀求才把她救下来。现在,她住在一个被隔离的房间里,每一个举动都受到家人的监视。

  

医生垃圾堆捡针头,致900名儿童感染艾滋,竟还辩称:我太穷了

  一名儿科医生在检查

  为了应对疫情,巴基斯坦当局于5月开始取缔一部分非法营业的诊所。不过当地人称,几个月后,一些诊所又重新开放。

  “除非对这些庸医、理发师和牙医进行检查,否则艾滋病毒感染事件的数量将继续上升,”当地一名观察者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