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名女性来说,成为母亲是荣耀和快乐的。但对四川的李梅(化名)来说,生下女儿成了她噩梦的开端:

  因为没给夫家诞下一个儿子,李梅遭受婆婆百般刁难,最终她不堪其辱,痛下杀手,将婆婆杀死在家里。

  

现实版致命女人!她杀了婆婆后越狱逃亡,二十多年来以卖油条为生


  二十多年照片对比

  锒铛入狱的李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越狱,

  从此销声匿迹在茫茫人海之中。

  不久前,李梅被捕

  让她露出马脚的正是"人脸识别"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

  她的油条生意红火

  还重新成家生下了孩子

  身份证看着挺像

  人脸识别却始终通不过

  "嘀嘀嘀……"前些天,浙江台州温岭火车站进站口自助核验闸机一直响个不停,一名中年妇女被拦在了外头进不了站。

  工作人员过来核对身份。乍一看,身份证上的女子和眼前的妇女很像,不仔细辨别基本看不出太大差别。"麻烦你把头发撩起来。"工作人员引导女子尽可能排除影响审核通过的因素,但机器还是警报声不断。

  工作人员也大为不解,不禁怀疑机器是否有故障,但换了其他乘客都能顺利通过,唯独这名女子换了其他检验窗口,一样被人脸识别系统拒之门外,工作人员开始心生怀疑。"你有没有化妆?最近有没有整过容?这张身份证是你自己的吗?"

  询问的同时,火车站工作人员也联系了杭州铁路公安处台州站派出所温岭警务区民警立即到场进行查证。

  民警赶到后发现,这名女子的证件上显示,女子叫唐珊(化名),看看照片和本人,也有八分相像。但是民警拿着证件仔细比对本人,竟然看出不少脸部关键点存在区别。"你本人真的叫唐珊?这个真是你自己的身份证?"民警问道。

  "没错啊,这个就是我啊,你们看我和照片有什么差别吗?不知道为什么会把我拦住。"这名女子显得有些不高兴。

  为证清白

  "唐珊"大大咧咧去警务室

  "那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先随我们到警务室坐一会儿,待我们确认核实下。"女子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也是大大咧咧地来到警务室坐下。

  民警查询了唐珊的电话,但是电话打不通。民警又辗转联系到唐珊村里的村干部,请求他帮忙联系唐珊。为了核实眼前女子的真实身份,证明"李逵"是"李鬼",几名民警多方联系,前后打了200多个电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终于联系到了身份证上那名真正的唐珊,"请你报一下你身份证上的号码还有地址信息。对方倒背如流,熟练地告知民警相关信息,看来对方是"正品"无疑。真的唐珊告诉民警,自己几年前遗失了自己的身份证,后来也一直没有找到。

  显然,丢失的身份证就在这里了。民警再去找在警务室里不耐烦的女子,对方还是口口声声坚持说自己就是唐珊。"好了,不要再演戏了,我们已经找到真的唐珊了,你这张身份证应该是哪里捡来的吧?"

  在民警的铁证面前,女子再挣扎了几下,见实在瞒不过去了,只好承认身份证不是自己的,她本人叫李梅。

  她杀了婆婆后越狱逃亡

  卖了二十多年油条

  既然有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要冒用别人的身份呢?

  民警觉得她身上肯定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在民警一系列的追问下,女子的情绪开始有了波动,最终她在深吸了几口民警递给她的香烟后,说出了四个字"我杀人了"。随后,她慢慢向民警交代了整个事实经过。

  

现实版致命女人!她杀了婆婆后越狱逃亡,二十多年来以卖油条为生


  ▲图为被抓获的李梅

  李梅老家在四川泸州,20多岁的时候,她嫁给当地一户农家做媳妇。一开始,李梅在夫家生活得还不错,家庭成员间的生活也都挺融洽,直到她生下一个女儿后,一切都改变了。

  "我婆家人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我生了个女儿以后,他们就把所有的气往我身上撒,尤其是我婆婆,处处刁难我,找我麻烦,好像是我绝了他们家后代一样,巴不得把我逼死。"说到这些,李梅卸下假装的坚强,开始落泪。

  这场婆媳大战愈演愈烈,有一天,婆婆又来搞事情,将李梅养的17只鸭子故意打死后,李梅终于爆发了。一时冲动,她杀死了那个把她逼得喘不过气来的婆婆。

  因为杀人,所以李梅被法院判决死刑,但当时李梅身体状况不好,法院酌情给她改判为无期徒刑。不过在服刑期间,李梅在一次外出务农劳改时,趁机逃跑了。

  越狱成功后,李梅辗转来到台州温岭,期间她捡到一张身份证,证件主人公和她长得很像,于是李梅就借用了对方的身份。

  并且以这个身份重新在温岭当地找了个丈夫,两人又生了个儿子。三口之家过得有声有色,平日里,丈夫外出工作,李梅就搞了个摊子卖油条,生意好得不得了。

  近两年,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普及,很多地方的身份验证不再局限于简单的人工比对,而是通过机器来验证,一直用假身份证用惯了的李梅,偶尔也会被机器"揪"出来,但是因为照片和本人相似度很高,李梅搪塞几句,也能蒙混过关。只是这一次,碰到认真的工作人员和民警,她没能这么幸运了。

  10月30日,李梅被四川当地监狱警方带回,前半生欠下的"命债"仍需要她用后半生来偿还。

  "是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毁了我这一生!"在民警给她戴上手铐时,她哀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