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不承认,年底这几天,你慌了,真的慌了。

  起码在我们办公室里,大家的叹气声,已经叹成了和声。

  月薪两万的人对着电脑加班打字,突然间痴呆了:“哎我要干什么来着?”

  相貌端正的人被家里催婚,在走廊里哭着接电话:“我回家票还没抢到呢,你安排相亲干啥呀!”

  还有一群亢奋的人聚集在会议室,拍着桌子咆哮:“今年 KPI 能不能完成,就看这一单了!”

  “年底综合症”,一种在年底频发于当代年轻人的精神病症,就在这蔓延的焦虑里诞生了。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1张


  今天我找来了 5 个典型患者,请他们详细讲述了自己的症状和治疗过程。

  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千万别放弃希望。

  大过年的,只要你不倒下,就是胜利了!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2张


  因为冲刺年底 KPI,我一个 183 的强壮硬汉,虚了。

  每天睁眼起床,都有些呆滞。慢吞吞地刷牙洗脸,迟到就迟到吧。

  每天踏入写字楼前,都要深呼吸。不像是来上班的,而是来进产房的。

  销售这个职业,你懂。年底了,要同时对接七八个客户,一天得打 30 个电话。还要无微不至地关心客户的年终生活,帮客户的孩子拉票,夸客户今天的鞋真时尚。

  之前吃午饭,会和同事去楼下美食街打卡。现在吃午饭,外卖啥快点啥,送到了也没时间吃。有次争分夺秒和客户对方案,趁对方说话赶紧按下静音吸两口手边的面。结果静音没按上,一声巨大的“哧溜”后,客户冷冷地笑了。

  而让我没倒下的一件事,发生在昨天凌晨。

  我打车回家,司机师傅年纪也不大。看我丧得不行,他没说什么,只是主动打开音响放歌。电音+冰与火之歌。打开车窗,听到前奏的鼓点响起,我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世界之巅。

  下车之后,师傅等我进小区了才开走。

  反正我突然就燃起来了,在凌晨零下五度的冷空气里,甚至小跑了一段回家。

  现在我的歌单已经壮大到了《好汉歌》《黑猫警长》《少年英雄小哪吒》等一切可以起到正面激励作用的歌曲。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3张


  虽然坐在工位上的一亩三分地,我也能上天比天高,下海比海大。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4张


  交往 4 年,每年都要面临 “今年过年回谁家” 的问题考验。

  在微信问他,他过了俩小时回复:回他家吧,南方,比北方暖和一点。

  我在手机这边翻了个白眼,想蒙我?真当公众号那么多地域类文章我白看的啊?

  其实也不是无心讨论,是真的没时间讨论。

  工作忙到仿佛丧偶,彼此缺拥抱缺交流,明明住在一起,却连面都见不着。这两个月 80% 的夜晚,和我一起入睡的男人不是男朋友,是陈伟霆(的等身抱枕)。

  上周好不容易他休假一天在家,我抓住机会问:“早点定下来回谁家,不然便宜的机票又订完了。”

  他爆发了,说我们难得有一天的休息日为什么不能好好休息。我气不过转身走了,在外面转了两个多小时。结果走到他喜欢吃的一家枣糕店的门口,还是没忍住,给他买了两块。

  进小区,发现他穿着睡衣裹棉袄坐在单元门门口,见我一句话就是:“我买完票了,回你家。”

  这几天,虽然我们还是因为加班见不到面,但我每天下班都会带点小礼物、好吃的回来。

  就算再忙,还有枣糕替我爱他。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5张


  年底的头等大事,是安排我的猫。

  过年没法带它回去,就剩它自己在屋里,根本不放心啊。

  上周至少有三天晚上,我和我女朋友到家饭都来不及吃,就坐在沙发上研究宠物店的寄养。大到地段风水,小到猫粮厕所。除夕的费用和大年初一的不一样,大年初一的和大年初四的又不一样。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6张


  后来还是不放心,在家装了个宠物摄像头,决定找人上门喂猫。

  在通讯录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没放过任何一个北京本地的朋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高兴了三天,第四天收到了人家怀着歉意的消息,“不好意思啊,临时安排了过年和家人出游。”

  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塌了。

  后来收拾行李,猫突然跳进了行李箱,抱出来了好几次,总会跳进去趴着,歪着毛茸茸的脑袋,像是在说“带我回家吧。”

  于是,我和女朋友又开始找能托运的带氧舱的飞机,花钱改签了回家的票,一下子安心了下来。

  它也是我们的家人。年底回家,哪有不带着家人的道理?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7张


  一到年底,我就一边内疚,一边放人鸽子。

  今年没来得及打卡的餐厅咖啡馆,那就拖到明年吧。今年没和朋友喝的酒,那就以后再说吧。一边内疚自己爽约浪费时间,一边只想歇歇,和被窝相爱 12 小时不分离。

  上周末原本约好要吃火锅,在饭局前两小时大家纷纷“鸽化”,不来的理由精彩纷呈: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8张


  看完群消息,我连理由都懒得想了,“那我也不去了。”

  刷了几屏 “流泪” 和 “骚瑞” 的表情包,翻个身继续睡回笼觉;,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你知道傍晚睡醒的感受,小区里的大妈三五成群的在跳广场舞,隔着一扇窗户,只有你自己是一个人,非常孤单。结果就在这时候,群里有人说,要不咱们视个频吧。

  于是五个人顶着油头油脸开始群视频,一边群视频一边截对方的表情包。

  现在我们基本三两天就要群视频一次。

  一个人放鸽子,会内疚。一群人放鸽子,那就是友谊的升华啊。

  朋友那几张熟悉的大脸,就是我年底不焦虑的来源。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9张


  临近过年这段时间,不是盼回家,是怕回家。

  春运开票那天,我爸打了 9 个电话催我回去,我妈第一时间发来了问候:

  

好不容易混到月薪两万,我居然不配回家过年? 月薪 过年 第10张


  我月薪两万不算少,但年底怕回家,因为总像是在参加开心辞典,被七姑八大姨逮到问这问那。人家答对有奖,我答错要命啊。

  单项选择题来自舅妈:“什么时候在北京买房啊,明年?后年?还是大后年?”

  心算数据题来自姨夫:“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社保多少,年终奖今年拿了多少,明年又能拿多少?”

  情感分析题来自亲妈:“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找女朋友,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最后还试探的甩出了一句,“你是喜欢女孩子的吧?”

  我受够了,我今年不想做参赛选手了,决定做主办方。

  已经跟爸妈商量好了,带他们去日本玩。买了本地的手机卡悄悄的换上,这样亲戚们带着问题的拜年电话都打不进来。比起一群人的提问,面对爸妈两个人,最多算是《鲁豫有约》。

  不管他们信不信,总能说说心里话。

  跟自己最在意的人在一起,才算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