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近日,江西多地发布通告,要求辖区内棋牌室、麻将馆关闭,原本为了打击赌博,而引得普通市民的娱乐受影响。此举是否“一刀切”,也引起全国网友关注。

  江西玉山县发布“麻将馆禁令”

  10月20日,江西玉山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发布通告,要求全县范围内,棋牌室、麻将馆关闭。此举措被指“一刀切”,引发争议。

  上述通告显示,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打整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切实解决棋牌室、麻将馆等场所涉赌、噪音扰民等突出问题,进一步净化社会风气,构建文明和谐平安美丽玉山,提升公众安全感和群众满意度,经研究决定,依法对全县范围内的棋牌室、麻将馆、宾馆麻将房等予以取缔。

  通告要求,今年10月22日前,全县范围内,营业性麻将馆自行关闭;茶楼、宾馆的麻将室(房)自行撤销;在店铺、居民楼、出租房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自行停止。

  违反上述要求者,一经发现赌博行为,公安机关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相关经营者、工作人员、参赌人员予以处罚。

  “禁麻将馆”的不止这一个地方,10月21日,据澎湃新闻报道,继上饶玉山、赣州章贡之后,江西至少又有4县区警方发布类似“禁令”,将涉赌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纳入整治对象。

  除了江西,安徽池州、湖北十堰等地近期也在严治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相较于其他地方,安徽池州对纳入取缔对象的棋牌室均有“非法”的限定。

  江西玉山警方回应:

  仅针对涉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棋牌室麻将馆

  10月21日下午,玉山县公安局重新发布通告,与上一次通告不同,这次标题里都明确说明:

  对利用棋牌室等场所实施赌博违法犯罪开展集中整治,而非所有麻将馆。

  内容方面,修正后的信息明确说明,对利用棋牌室、麻将馆等场所进行赌博违法犯罪开展集中整治专项行动,即限定了必须是“进行了赌博违法犯罪活动”。

  具体到通告事项第一条,也特别标明,在棋牌室、茶楼、宾馆、居民楼、店铺、出租屋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经营者和责任人必须立即关停、整改。

  “公安机关将组织警力开展巡逻检查,一经发现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将对为赌博提供场所者、工作人员、参赌人员依法进行处罚,对涉及的赌具、赌资、违法犯罪所得,一律依法予以收缴、追缴。”

  限期整改时间改为10月25日,不再是10月22日,落款时间也改为10月21日。

  当地警方宣教科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玉山警方主要是针对赌博违法犯罪这一块,并非是要“一刀切”全部取缔,删除早前的通告,是因为修正其中的一些措辞。

  群众不支持打击赌博吗?

  赌博害得许多人家破人亡,群众当然支持公安机关。但是作为普通老百姓日常娱乐,谁都有可能游走在“赌博”的灰色边界。

  “麻将馆禁令”引发争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们支持打击赌博,但赌资多少算赌博?在群众中这一规定又是否合理?

  侠客岛:到底打多大的麻将算赌博?

  由于赌博有广泛的社会基础,且在经营方式上确实有较强的隐蔽性,公安机关对它的打击就注定面临不少困境。

  就常规治理而言,认定赌博并不容易:法律上并不存在对赌博的统一认定,各地公安机关都有自己的认定标准。

  笼统而言,地方一般根据赌博的场所、聚集人数、赌资大小等来判定赌博。比如在有些地方,只要总赌资超过500元,就算聚众赌博;在另一些地方,每个筹码超过5元,也算赌博——这个标准,要是在东部发达地区,就明显不合适。

  因此,一般而言,只要当地群众反应不强烈,通常意义上的“小赌”其实属于“民不告、官不究”的范畴,公安机关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

  对此,媒体也有不同的观点

  新京报:解决赌博问题不是要解决麻将馆

  赌博之害毋庸置疑。在这些地区的通告中,几乎都提到了以营利为目的、聚集多人赌博的麻将馆、棋牌室,它们被纳入了重点取缔的范围。无论是基于治理扰民,还是着眼于维护社会治安和秩序,乃至像部分通告提到的“打击背后黑恶势力”,打击聚众赌博,取缔提供相关非法活动的场所,都很有必要。

  但考虑到麻将和很多棋牌游戏已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采用一刀切全部取缔的方式,难免容易造成误伤。比如有媒体调查采访提到,有市民“正常打麻将都不敢去了”,原本旨在维护社会秩序安定的措施,传递出相反的效果。

  如果单纯由警方出手来进行治理,同样存在着权限上的争议。比如一些被纳入取缔范围的麻将馆,作为典型的娱乐场所,按照《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往往已经在文化主管部门经过了备案。就算警方要展开治理,不仅要区分娱乐和赌博,更要区分是否有合法的营业许可。否则一刀切全部取缔,还会面临着越权的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赣州章贡区的“麻将馆禁令”文件中强调,经区“公安、城管、文旅、市监、生态环境、住建等部门研究决定”,开展专项整治。对此,就有律师表示更严谨。这种协同执法,理顺各自管理权限的操作,的确能够更大程度地减少权限混乱的质疑。

  可以说,此次“麻将馆禁令”触发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既涉及管理权限,也关乎依法行政。就算相关禁令落地,同样还有具体执法如何拿捏尺度,保证在维护民众的娱乐权利和打击聚众赌博违法犯罪之间平衡的问题,这些都考验社会管理的智慧。

  而面对禁令引发的种种争议,想必江西各地都会积极调整,吸纳民意,对措施予以完善,这些都是回应舆论的必要举动。

  侠客岛:警方集中整治,并非“一刀切”

  从公安机关的内部视角看,江西多地实施整治赌博相关行动,是有科学性和合理性的。

  客观上,公安机关的警力有限,尤其是在广大农村地区,“警民比”普遍不超过万分之十,不仅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也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某种程度上讲,赌博之所以难治理,不仅是因为赌博本身存在灰色空间;也因为警力有限,导致日常治理力度难以保障。而一旦采用集中整治的办法,必定会加大打击力度。

  在这个意义上,这回公安机关的通告给人以“一刀切”、甚至于“打击面过大”的感觉,实在是有苦衷的。

  在实践中,农村棋牌室和麻将馆极少有正规手续,在法律上取缔这些“非法”经营场所,并无不可。而一旦涉及到对赌博的处罚,则更是需要严格的法律依据。

  舆论圈的各位对地方公安机关此举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应无视社会诉求及公安机关的积极作为而妄加攻击。

  四川日报:赌博怎么认定,执法不该偷懒

  网友质疑警方“取缔麻将馆”是“一刀切”,从字面上看,还真不冤。于情,麻将是群众尤其是很多退休老人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直接取缔麻将馆,不得人心;于法,《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条文已对提供娱乐场地和聚众赌博进行了明确区分,大部分看似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麻将馆,其实是完全合法的。

  赌博是令人头痛的社会毒瘤,普通人最好“小赌”也别沾,但执法者若将打麻将和赌博混为一谈,就显然是在偷懒。存在扰民等隐性问题的麻将馆,确实该好好管管,但可千万别怕麻烦。

  (来源:四川日报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