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脸憔悴,一脸丧气,谁能想到,坐在被告席上的女子小珍(化名),曾经是浙江乐清当地人眼中意气风发的女强人,做事干练为人热情,还涉足多个产业。

  

“女强人”圈走5个亿 自首时只剩1000多


  表面风光,背后却是一个大坑。

  近年来,小珍(化名)一直以吸收社会大量资金,“拆东墙补西墙”,吸收的资金一度高达5亿余元,资金缺口达1亿余元,一直到资金链断裂才主动自首,自首时账面上只剩下一千多元。

  近日,这起涉嫌集资诈骗罪和抽逃注册资金案在浙江乐清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女强人”,是怎么一步步走错的?

  吸收资金办“小银行”

  在乐清当地人眼里,小珍是个典型的女强人,做事干练,人又踏实,平日待人热情,社交关系广,在当地小有名气。评价起小珍,友人们都说:兼具高情商和高财商,人人都服气。

  小珍的家境确实不错,家族经营着一家知名服装企业,她本人在杭州和乐清经营多家培训机构,收入颇丰,子女也很有出息,可谓是一个成功的家庭。

  然而,这个幸福又成功的家庭,都在小珍人生一次抉择中,发生了改变。

  回溯到2014年初,小珍一直很想涉足金融行业,可多次申请却无法获得金融执照。

  无奈之下,小珍和他人合伙出资3000万元成立了乐清市某典当公司,准备以此为基础发展金融领域业务。

  可在经营期间,典当行生意惨淡,很难达到盈利目的。

  小珍就做起了另类“资金生意”,以制造生意红火的假象。

  期间,小珍利用典当公司老板的身份以资金周转、投资等为由,以每月1%~4.5%的高息,向其亲友和社会人员侯某等人借款以吸收社会资金。

  每收入一笔社会资金,小珍还专门发放印制的“储蓄存单”作为凭证,典当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小型银行”。

  由于利息过高,一时间,很多人都通过各种渠道把自己的钱都放心地“存到”小珍的典当公司里,甚至有人从别人那里借钱过来借给小珍以赚取利息差。

  根据报案统计,借款人数已超过70人,其中一人的借款就达到3000万元。

  债务太多无以为继她拉亲人下水

  借了那么多钱,又是这么高的利息,按理说,小珍应当找到一门高盈利的生意,以维持运转。

  可谁都没想到,小珍在4年多时间里一直是在“拆东墙补西墙”,用借过来的本金去偿还高额的利息和本金,还幻想经济好转继续实现她的“金融平台梦”。亲戚和好友处借不到后,小珍又从社会高利贷人员中借得巨款,以填补相应亏空。

  2016年下半年,小珍凭自己的信用,已经很难借到款项。此时,巨大资金亏空已压得她喘不过气,可这个“要强”的女强人,将自己的小叔子小强拉下水,让他帮自己借款。

  小强由于经不住小珍高额利息差的诱惑,不但把自己和家人的钱借给小珍赚利息,还一次次向身边人借款。在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多时间里,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达5000余万元。小强不但搭上了自己和家人所有的资产,还让自己遭受牢狱之灾。

  截止2018年7月,小珍吸收的资金达到5亿余元,资金缺口达1亿余元,已无法再维持下去。随后,乐清市公安局金融犯罪侦查大队对此立案侦查,小珍也到公安局投案自首。

  此时,她的典当公司账户上余额仅剩下1000元不到。

  民警跑遍全国追赃打印的账单就一米多高

  从昔日里的女强人,到如今的阶下囚,小珍的变化也很大。平日里,小珍还是一副很干练的样子,讲话谈吐都十分有条理。可如今的小珍,早已没有往日的风光。“看起来十分憔悴,连一句话也很难说清了。”民警说。

  “无论从受害人员数量还是非法吸存的金额来说,都是乐清近10年来最大的个人非法集资案件。”主办民警说道,为了让这个案件办理过程中更加公正,更快为受害人挽回损失,乐清警方首次聘请了第三方对小珍等人资金往来进行审计。

  “这个案件涉及资金大,涉案人数众多,为查清本案,这一年多来,我们真的是跑遍了全国,最南的去了三亚,最北的到了山东,西到重庆十几个城市。单单杭州,我们前后就去了六次,一个地区一个地区查过来,就为了调查确定她的资产情况。”

  为了把涉案资金调查清楚,乐清警方调取了案件相关的300余个账户,对其中80余万条资金交易明细,逐一进行核对分析,这些账单打印出来就有1米多高。“我们对这80余万条的资金往来排查有可能涉及资产的有关线索,并一追到底,工作量巨大。”案件明朗后,主办民警又跑遍全国进行追赃,其中单查封冻结小珍的保险账户就跑遍了温州26家保险公司。

  据主办民警介绍,本案中之所以众多受害人愿意把钱借给小珍,一方面是因为贪图3%~4.5%的高息,另一方面是认为小珍是典当公司老板,资金有保障。殊不知,典当公司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的资格,更无法保证资金的安全。

  目前,该案经过乐清市法院开庭审理后,还在进一步调查审理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