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50.jpg


  钱壮飞,我党情报战线上的传奇人物,与李克农、胡底并称为“龙潭三杰”。

  他1895年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商人家庭。1915年,他考入北京医科专门学校,毕业后留京行医,还教过美术和解剖学,擅长书法、绘画和无线电技术,曾主演中国第一部黑白武侠电影《燕山侠隐》,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大革命失败后,钱壮飞到上海,1928年夏,参加一个无线电培训班并以第一名成绩被录取。这个培训班实质是国民党新建的特务组织,由于他的出众才华,受到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的赏识。1929年底,钱壮飞受中共中央特科派遣,打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当时为国民党最高特务机关),任机要秘书,为中共中央获取了大量重要政治、军事情报。

  1931年,长期负责中共中央机关保卫工作的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钱壮飞及时截获这一重要情报并第一时间送到上海的李克农处,才使在上海的中共中央领导机关抢在敌人大搜捕前及时转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周恩来等中央负责人后来多次说,如果没有钱壮飞,我们这些在上海工作的同志早就不在了。

  钱壮飞身份暴露后,撤离上海去中央苏区,后任红一方面军政治保卫局局长、中革军委总司令部第二局副局长,遵义会议后任红军总政治部副秘书长。

  钱壮飞一生为我党作出巨大贡献,他在长征中如何牺牲也成为历史谜团。

  1935年3月末,钱壮飞在贵州乌江一带遇国民党军飞机轰炸,与部队失去联系,后被判定为牺牲。对于钱壮飞牺牲的地点和原因,一直众说纷纭。

  说法一:空袭遇难。1940年,周恩来把钱壮飞家人接到延安,告之钱壮飞早已牺牲的情况。钱壮飞次子钱一平回忆:“周恩来和邓妈妈把我叫去说,‘你爸爸在第二次过乌江时遭敌人袭击,展开了激烈战斗。等国民党飞机停止轰炸后,队伍集合走了一段路,我发现他不在身边,就下令一支队伍回去找……你爸爸牺牲了……那是1935年3月29日,他只有40岁。’”另据当地群众反映,在空袭时曾有人看见一位骑白马的红军坠入乌江渡口,这位红军的体貌特征与钱壮飞极为相似。但这只是口口相传,没有史料记载。

  说法二:行军掉队遭反动民团杀害。持这一说法的有金沙和息烽两地。

  据金沙县党史部门调查,当年红军大部队南渡乌江后,有一位红军沿着主力部队过江的路线单独向乌江北岸走来。他身穿青色军装,身背一个黄布包和一个小皮包,带一支手枪,曾向当地群众买东西吃。快黑天时,他误入当地恶霸帮凶黎丛山家,求黎带他过江。黎丛山见他单身一人还带着包裹,便生歹意,“热心”为他带路,后趁这位红军查看过江路线时,将其推入岩底,又用乱石把他砸死,抢走了手枪和所有衣物。后来,当地群众冒险将他的遗骨就地掩埋。解放后,当地修水库时又将其迁往后山乡张家垭口,并立一石碑:“红军烈士之墓”。金沙县党史部门调查论证后认为,这位遇害的红军正是钱壮飞。

  贵州金沙说的疑点在于:着装特点不足以证明死者是钱壮飞;时间不对,由于钱壮飞一直从事文职工作并随中革军委无线电营活动,而无线电营携带设备较重,行动不会太快,所以钱壮飞掉队的可能性不大;遇害地点当时正处于红军警戒区,在该处发生被人暗算的可能性不大。

  息烽县党史部门则认为,钱壮飞是渡过乌江后牺牲于息烽县流长乡宋家寨旁的没良坑。据当地老百姓介绍,一位自称叫“夏树云”的红军因病与大部队失去联系,被跟踪至此的“清乡团”骨干罗绍安抢去了行李。“夏树云”找到当地的里长陈玉顺说:“你们这里一个大麻子抢去了我的行李,别的东西可以不要,但有一枚印章和一些书籍必须还给我。”此事后被清乡委员宋子桢得知,他与手下密谋将“夏树云”推入40多米深的没良坑中摔死。解放后,据凶手之一的宋昭荣交代,被害红军的外貌特征与钱壮飞非常吻合。后经辨认钱壮飞照片,宋昭荣说其就是“夏树云”。因此息烽县党史办认为“夏树云”就是钱壮飞。

  贵州息烽说的疑点在于:这种说法并无真凭实据。

  此外,还有“土匪杀害说”。钱壮飞牺牲前在军委二局任副局长,因军委首长太多,只给他配了匹“驴狗子”,影响了行军速度,二过乌江时,他没有跟上大部队,敌机来轰炸,他跑到树林里躲了起来。没有想到在树林里躲飞机时被土匪发现并被绑票。土匪见他是红军的高级干部,猜想他一定很有钱,便向他敲诈钱财,此时,部队已经走远,无法联系,他在危难中写信给在上海的妻子,让她设法携款去赎。因路途遥远,又是国民党统治区,他妻子接到信后也没有办法去营救。结果,钱壮飞就被土匪杀害了。这种说法,同样缺少可靠证据。

  钱壮飞究竟牺牲何处?金沙县和息烽县党史部门的说法都有可信之处,但也都存在疑点,机敏过人而又受过特工训练的钱壮飞怎么会轻易落入民团之手?不过,钱壮飞牺牲在贵州乌江一带,是没有疑义的。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在艰难困苦的长征路上,有无数英勇牺牲的烈士至今未知其尸骸埋于何处,但他们的英名早已深深地镌刻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丰碑上,清晰而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