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他从湖南电视播音专科学校毕业。一个中专生要想在电视台找到立足之地谈何容易?刚进湖南卫视时,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的第一份工作,便是被安排去做剧务。所谓剧务,说难听点便是台里的打杂工。一次,编导让他搬200多张椅子。那是什么样的椅子呢?不是折叠的,也不是塑料的,清一色的粗笨木制高背椅子。一次只能搬动两张,这样要来回走上百趟,既费时,又辛苦。他累得满头大汗,也没一句怨言。

  搬椅子扛凳,这种活儿干多了,谁都觉得没意思。他却能苦中找乐,给自己减压!一次,现场来了256个观众,台里还给每个观众预备50多件礼品。礼品多得让人看了就头痛,什么卤蛋粉,电灯泡,面条,酱油……如同把超市搬进来一样,各式各样地摆了一大堆。这么多椅子要搬进现场,还有如此多礼品要一一地分拣出来,送到观众的面前,有的剧务开始有意见了。他却乐乐哈哈地说:“没准!今日我扛的椅子,有可能会是毛宁坐的。”


汪涵:用心做好该做的每一件事 第1张

  当有人诉苦时,时机总算来到他身边。这一天距他进台时刻仅一年。一次,台里搞大型活动,搬椅子扛凳的事总是少不了的。忙活了一天,大家都很辛苦,想早一点回去歇息。但是,台领导觉得东西摆好了,应该派人看着,别让人损坏现场,就点名叫他和另一个剧务留下。另一个剧务却说:“累了一天,总该让歇息下吧!再说,这样的事应该由保安来做。”可他没有推辞,赶紧圆场:“没关系,我一人就行了,你回去歇息。”就这样,他泡了一碗方便面就算是晚饭,然后一向守在那里。台长深夜巡视,见到桌上的方便面碗,心疼地问道:“你叫什么姓名?”他照实答复了。台长很赏识眼前这个不怕吃苦的小伙子,就提拔他为“现场导演”。

  现场导演也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位,可他干得很仔细。因为观众人多,又没经过训练,稍有不慎就会影响现场气氛。他就抓紧时刻给观众训练,告知他们:什么时候要拍手,什么时候要举牌,什么时候起哄,什么时候坚持静默。搞一场活动,录一次节目,他都要讲得口干舌燥。在现场录制时,他会随时依据节意图进展状况,带动观众配合,一时站起,一时拍手,一时举牌,成了场上最活泼的一个人,也是最累的一个人。

  原本他拍手仅仅象征性的,自己也纷歧定要鼓,他却自己带头鼓,而且是很用力地鼓。有次演出结束后,台长让他过来,说:“把俩手伸出来。”他伸出拍得发红的双手,台长说:“你们看,这个现场导演多么的投入,连拍手都这么卖力。”

  1998年,湖南卫视《真情对对碰》节目缺一位男主持,台长想到了他。就这样,汪涵做起了主持人。近20年的主持生涯中,他获得过许多荣耀。从做剧务到节目主持人,汪涵只用了两年时刻。对此,他感触颇深:“要学会承受!便是用心肠做好该做的每一件事。上天抛给你的东西,用自己的双肩去承受,不管抛多少先扛着,扛着的意图是为了让你的身体愈加刚强,双臂愈加有力。这样的话,有一天它馈赠给你更大礼物的时候,你能接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