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台湾的一个电视公司请我去掌管特别节目,那节目的制作人知道我文笔不错,还要我兼编剧。

  可是当节目做完,领报酬的时候,他不但没给我编剧费,还扣我一半的掌管费,他把收据交给我说:“你签收一千六,但我只能给你八百,因为节目透支了。”

  我当时没吭声,照签了,心想“正人报仇,十年不晚”。


机会是他给的 第1张

  后来那导播又找我,我还“照样”帮他做了几回。最终一次,他没扣我钱,变得对我十分谦让,因为那时我被公司老板看上,一下子进入新闻部,做黄金档的新闻主播和新闻评论节目的制作掌管人。

  咱们后来常在公司遇到,他每次笑得都有点为难。我曾经想去告他一状,可是正如高中那位同学所说,没有他,我能有今日吗?

  如果我最初不忍下一口气,又能继续取得掌管的机会,并且被总经理看上吗?说实话,机会是他给的,他是我的贵人,我怎能利令智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