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守失当:朝廷无将可用,带兵的花花公子却不知兵


攻守失当:朝廷无将可用,带兵的纨绔子弟却不知兵 第1张

  燕军攻破怀来后,由于领地相距太近,七月二十四日,谷王朱橞逃离封地宣府(今属河北张家口),奔金陵。八月,齐泰等顾虑到辽王、宁王协助燕王,主张召还京师;辽王从海路返京,宁王不从,遂削宁王护卫。宋忠失利后,部将陈质退守大同。代王本欲起兵呼应朱棣,被陈质所控制,未果。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七月,朱棣反书至南京,朱允炆祭告太庙,削朱棣宗室属籍,废为庶人。决议起兵讨燕。在真定(今河北正定)设置平燕布政司。

  朱棣初起兵时,燕军只据北平一隅之地,势小力弱,朝廷则在各方面都占压倒性优势。所以,战争初期,朝廷拟以优势军力,分进合击,将燕军围歼于北平。

  朱棣采纳内线作战,以部将郭资戍守北平(今北京),迅速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关、怀来、密云和以东的蓟州、遵化、永平(今河北卢龙)等州县,扫平了北平的外围,排除了后顾之虑,便于沉着抵挡朝廷的问罪之师。

  此刻,通过朱元璋大肆屠戮功臣宿将之后,朝廷已无将可用,朱允炆只好重用年近古稀幸存老将长兴侯耿炳文为大将军,驸马都尉李坚为左副将军,都督宁忠为右副将军,率军十三万伐燕,数路并进,声称百万大军,同时,传檄山东、河南、山西三省供应军饷。耿炳文率军在八月十三日抵达真定,并分兵河间、鄚州(今河北任丘)、雄县为犄角之势。

  八月十五日,燕军趁中秋夜敌军不备,狙击雄县;成功后,又利用伏击,打败了鄚州的援兵,遂攻克鄚州,收编剩下的部队。

  耿炳文部将张保来降,奉告朱棣耿炳文部队分驻滹沱河两岸,所以,朱棣让他回去告诉耿炳文“雄县、鄚州大败,燕兵将至”,以打击其士气,并使耿炳文合兵一处,便于一举击溃。

  耿炳文果然将南岸的兵调过河,八月二十四日,燕军抵达无极县。从樵夫和南军被俘战士处得知敌情,所以,燕军发动决战。

  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八月,南军师至河北滹沱河区域。燕王在中秋夜乘南军饮酒作乐之机,突破雄县,尽克南军的先头部队。继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败南军的主力部队。

  耿炳文逃入真定城中,率残部不到十万人闭门固守。燕军攻城三日不克,八月二十九日,燕军返回北平。顾成降燕之后,留在北平协助燕世子朱高炽守城。

  建文帝听到耿炳文军败,根据黄子澄的推荐,任曹国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为大将军,替代耿炳文对燕军作战。又令辽东江阴侯吴高等领兵围攻永平(今河北昌黎西北)。朱棣留下少量兵将据守北平,自己亲统大军救援永平。

  李景隆本是花花公子,素不知兵,“寡谋而骄,色厉而馁”。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九月,李景隆至山东德州,收集耿炳文的溃散兵将,并调各路军马,共计五十万,进抵河间驻扎。

  当朱棣侦知李景隆军中的布置后,笑着说,兵书有五败,李景隆全犯了,其兵必败无疑。这便是政令不修,上下离心;兵将不适北平霜雪气候,粮草不足;不计险易,深化趋利;求胜心切,我行我素,但智信不足,仁勇俱无;所部尽是乌合之众,且不团结。

  为了引诱南军深化,朱棣决计姚广孝协助世子朱高炽留守北平,自己亲率大军去援救被辽东军进攻的永平,并告诫朱高炽说:“李景隆来,只宜据守,不能出战。”朱棣还撤去了卢沟桥的守兵。

  朱棣这一招果然灵验,李景隆传闻朱棣率军赴援永平,就率师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十月,直趋北平城下。通过卢沟桥时,见无守兵,禁不住欢欣,说:“不守此桥,我看朱棣是无能为力了。”

  这时,朱高炽在北平城内紧密布置,拼死守卫。李景隆则号令不严,指挥失当,几回攻城,皆被击溃。南军都督瞿能曾率千余精骑,杀入张掖门,但后援不至,只好中止进攻。又因李景隆贪功,要瞿能等候大部队一同进攻,错过了机遇。燕军则因此得到喘息,连夜往城墙上泼水,天冷结冰,待到次日,南军也无法攀城进攻了。

  而永平这边,吴高怯懦,不敢应战,退保山海关。九月二十五日朱棣打败吴高,并决议顺势狙击十七弟宁王朱权的藩地大宁(今内蒙古宁城)以取得其精锐部队朵颜三卫;另一方面利而诱之,将南军引至“空城”北平下。九月二十八日,朱棣率众班师。传信给燕世子朱高炽,令其据守北平城。

  十月初六日,燕军经小路抵达大宁城下。朱棣单骑入城(一说打败守将房宽后入城),见宁王朱权,泣诉自己无路可走,向朱权求救,希望能向朝廷上书,谢罪免死。朱权相信并收留了他。

  在居大宁期间,朱棣令手下吏士,入城结交并贿赂大宁的军官等。十月十三日,朱棣提出告辞,朱权在城外送行;但朱权来到城外后,伏兵尽起,大宁军纷繁反叛,归附朱棣。所以,朱权与宁王妃、宁王世子等一同随朱棣前往北平,而大宁的全部戎行(包括其骑兵精锐朵颜三卫)都被朱棣收编。大宁成为空城,朱棣实力大增。

  传闻燕王朱棣率精锐征大宁,李景隆引军攻北平。南军在郑村坝(今大兴以东)安营,筑垒同攻北平九门。燕王世子朱高炽据守。朱高炽遣人夜间狙击南军大营,取得了一定的喘息时间;南军攻城急时,城中妇女也上城头向下抛掷瓦石。

  南军唯一一次获胜的机会是都督瞿能攻张掖门(一说彰义门,据《方舆纪要》,彰义门即西直门;存疑),几乎要攻下时,因被李景隆所忌,只得中止。前功尽弃。农历十月北平甚是冰冷,所以,燕军守城部队夜里汲水浇于城墙上,次日城墙结冰,南军无法攀登。南军因天寒地冻,战斗力骤降,攻势自此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