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谁都想青史留美名,跟着道德潮流下滑的人们,很少有人去考虑如何做才干流芳千古。金钱、财富、权势只是是一时一世,有的乃至终身没有走完,就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研究古今中外的前史都很简单得出结论:唯有善举才干青史留美名,才干流芳千古。

  中国人对范仲淹一点也不陌生,他的一篇文章《岳阳楼记》至今还是作为经典古文,选编在初中的语文课本里。他是北宋闻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他在《岳阳楼记》里标明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力至今还在为世人传扬。大陆一些研究传统文化的人,议论善举对后世儿孙的影响,都喜欢列举范仲淹的案例。

  有句话叫“富不过三代”,范氏宗族却富了八代,直到今天,还有范氏儿孙。范仲淹做了什么巨大的事,能让后代子孙绵延不绝呢,并且千古留美名呢?


范仲淹为何能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铁律 第1张

  天禧五年(1021年),范仲淹调任泰州西溪盐仓监,担任监督淮盐贮运及转销。西溪濒临黄海之滨,唐时李承修筑的旧海堤因年久失修,多处溃决,海潮倒灌、卤水充斥吞没良田、毁坏盐灶,公民苦难深重。所以范仲淹上书江淮漕运张纶,痛陈海堤好坏,主张沿海筑堤,重修捍海堰。

  天圣三年(1024年),张纶奏明朝廷,仁宗调范仲淹为兴化县令,全面担任修堰工程。范仲淹征调民众4万多人,重修捍海堰。新堤横跨通、泰、楚三州,全长约200华里,不只其时公民的日子、耕种和产盐均有了保障,还在后世“捍患御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地公民将所修之堤命名为“范公堤”,遗址迄今犹存。

  天圣五年(1027年),范仲淹为母守丧,居应天府。时晏殊为南京留守、知应天府,闻范仲淹有才名,就约请他到府学任职,掌握应天书院教席。范仲淹掌管教务期间勤勉督学、以身示教、创导时事政论,每逢议论天下大事,辄奋不顾身、慷慨陈词,其时士大夫矫正世风、严以律己、崇尚品德的节操,便是从范仲淹倡导开端的,书院学风亦为之面目一新,范仲淹声誉日隆。范仲淹从前用自己的俸禄供养四方游学之士,而自己的儿子却要轮换穿一件好衣服才干出门,范仲淹却一直泰然处之。

  有一年发生了严峻的虫灾和旱灾,江、淮、京东这些区域灾情尤其严峻。范仲淹恳求朝廷差遣官员前往灾区观察灾情,没有得到答复。范仲淹所以就问仁宗说:“宫殿里的人如果半天不吃饭,情形会怎么样呢?”仁宗皇帝显得非常伤心,所以差遣范仲淹去安慰江、淮地区的灾民。

  景佑元年(1034年),姑苏久雨霖潦,江湖氾滥,积水不能退,造成良田委弃,农耕失收,大众困苦,范仲淹出任姑苏知州后,依据水性与地理环境,提出开浚昆山、常熟间的“五河”,将积水导流太湖,注入于海的治水计划。范仲淹以“修围、浚河、置闸”为主的治水经画,不光获得时舆的赞扬,还泽被后世,自南宋一直至元、明的两浙职守,都依照这个形式去整治水患。

  范仲淹多次因谏被贬谪,梅尧臣从前作文《灵乌赋》力劝范仲淹少说话、少管闲事、自己逍遥就行。范仲淹回作《灵乌赋》,强调自己“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尽显为民请命的傲然大节。范仲淹性格刚烈,但外表温和,赋性非常孝敬。范仲淹虽然做了大官,但家中用度非常节省,妻儿的衣服和饭食,只是只能自己果腹、御寒。

  范仲淹对人好施予,在乡族中设置义庄,用以奉养族人。他博爱善施,士大夫大多出自其门下,即使是小巷之人,都能说出他的名字。他死的那天,四面八方凡是听到这一消息的,都替他叹惜。范仲淹治理国家崇尚忠厚,所至之处都恩爱大众,邠、庆二州的老大众和众多的羌部族,都画上他的像在其生前就来祭祀他。等到他死时,羌部族的领袖数百人,像失掉父亲一样痛哭,并斋戒三日以后才脱离。

  纵观范仲淹的终身,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大众社稷,终身忠君爱国爱民,都是适应天理的善举,所以才有如此大的福报,才干青史留名,流芳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