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躲避病毒,全国公民闭门不能出,心境烦躁。好在互联网上无数小插曲冒出来给咱们排遣。这两天一个大瓜,便是“两句诗引起的文明惨案”。

  从日本捐来的物资上贴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让人眼睛一亮,神清气爽,不由赞叹日本朋友有心意。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1张

  可是搞笑的工作来了,马上涌来那么一大波中国人,狂嘲中国人没文明,说人家会写风月同天,你就只知道喊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2张

  这算是当代中国的一大文明奇观了,喊武汉加油有什么问题?况且这两句诗也不是你们想出来的,却在那得意洋洋狂喷中国人没文明,这不是有病么?新型奴状病毒?

  这当中有些人仅仅没下限的段子手,但还有不少人自身便是文明人。其中有教师长篇大论剖析为什么中国人没文明——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3张

  沪上有头有脸的媒体人,张口便是:信口开河这句诗的日本人多么多么有文明。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4张

  还有名校文学专业的教师在那感叹日本人的文雅让文明泱泱大国问心有愧……

  这些中国人平时玩玩汉字,玩玩文学,文明的不得了,连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繁体写法他们或许都知道,这时分却狂骂自己。而且这类文章还很受欢迎,有意思吧?我猜这大约满意了一批有精力自虐需求的人,恨自己没文明,就对着空气骂你们都没文明!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5张

  其实想要显得有文明还不容易?过去每次日本有难的时分,咱们也都积极捐助。下次再捐的时分,想两句诗或者俳句贴上去不就证明中国人有文明了嘛。天天诗词大会,哪里缺诗意了?

  只不过现在自己家里人在受难,正常人怎样还能兴高采烈借日本友人的善意来喷人?喷了半天,也没见他们谁再想两句诗出来送给武汉。真是“白日不处处,废青恰自来”。都忘记了吧,十多年前凤姐上电视谈择偶标准,要求便是对方要能背几句唐诗,看几本《读者》。能满意这些条件,凤姐就考虑嫁给你,加油!奥利给!

  二

  我再放个瓜,据我了解,“风月同天”这几个标签本来便是日本的汉语水平考试事务局的中国职工提议写上去的,那批物资也是这个机构募集的。提出者是北京某闻名大学毕业生。可是人家说中日同事们都很努力,都开心能够用这样的诗句表达友谊,所以没必要争这几句诗是谁说的,仍是静心干事好,也不肯公开自己身份。

  你看人家这个境地,风月同天,风光同享!而她的大学文学教师却在那里喊问心有愧。

  还有一个中国工作人员现已出来澄清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裳”是她建议的。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6张

  还要说啥呢?我相信也有的诗句是日本小伙伴想起来的。中日小伙伴一起共享诗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好的工作,怎样就被有人带节奏呢?普通人喜爱诗词文明是好事,但故意挑拨离间搞PUA精力羞辱,那便是坏种。

  事实现已说清楚了,当然中了奴状病毒的人能够持续说:“就算这些诗句标签是中国人的主见,就不能反思一下咱们自己大部分人没文明的状况吗?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到了日本才干发挥出这种文采呢?不该检讨咱们这片土地么?”

  所以啊,和他们多说一句话都是糟蹋自己时间。我就把信息摆在这儿,请他们持续自己的表演。

  三

  我这儿要说的是,这种神经病有不同本源,未必没有反映一些真问题,所以要分开说。

  其一,某些人中了文明分裂的邪,分裂传统文明与新中国传统,念念不忘旧社会,痛恨新中国断了他们所谓的传统文明的根,乃至怀念繁体字什么的。

  台湾国民党的好干部龙应台就跑出来嘲讽大陆文明贫乏: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7张

  龙作家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国民党当年就喜爱玩那些腐朽的文雅词句,寻章摘句老雕虫。蒋公其实文雅得很,尊儒复古运动搞得不亦乐乎,写文章文绉绉的。可是承继传统文明在于发扬和改造创新,不然便是遗老遗少。延安的言语才让人感觉到天然去饰、直指人心。共产党人建议不分裂,打通前史传统,这方面的集大成者之一便是毛泽东。

  毛主席能做诗词,可是白话更精彩,还能亦文亦白,融入了公民勇于改变命运的精力面貌和前史力气。一句大白话“将革新进行到底!”送行国民党。你嫌这句话不诗意?那么“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翻天覆地慨而慷”怎样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又如何?真要和毛主席比诗词,不怕人家“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成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送东国”?

  中国公民文武双全,让老蒋败退,如今只剩当年给老蒋献花的国民党三好学生龙应台来唧唧歪歪。也不想想自己那个党连在台湾都快呆不下去了。哦,换个你要的文雅说法给你吧——“残碑断碣,都授予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泪,一枕清霜。”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8张

  “一人有庆,兆民欢腾,日月同光,河山并寿……”龙应台的“典雅”言语,图片来自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陈信行

  其二,部分大众背后的怨气,其实来源于对一些官方言语的形式主义的不满。这个是真问题。

  前一阵子湖北的官媒说了不少空话大话,就让公民大众愤怒。昨天当地某报评论员还不甘寂寞,写了一篇《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被长江下游另一家党媒把标题改掉并删节了不少文字再转载,立刻刷屏,引来骂声一片。此文前面批判某些人"文艺心",滑稽在于,作者自己也逃不了文艺心,文章最后引了一句文艺理论人士最爱之阿多诺的名句“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贻笑大方。这便是只要不用套话,就不知道该怎样写文章了。

  毛主席一向说要改造咱们的文风,消灭党八股。最近中央也一向发文强调要冲击形式主义。但只要政治上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存在,这种言语的形式主义就不会消失,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文明问题。你看,中央不是刚刚宣告更换了湖北的主要领导?

  不过,有些自媒体已然要点评官方文件用语,那就应该和别国的官方言语对比,直接和唐诗宋词对比那便是关公战秦琼了。比如要拿美国特朗普、蓬佩奥那风格言语对比,像“咱们撒谎,咱们欺骗,咱们盗窃”那种话,当然也会有人喜爱。


“风月同天”是中国人贴的,龙应台和奥斯维辛又是怎么回事 第9张

  咱们勤劳,咱们勇敢,咱们真挚,这才应该是咱们的文明。

  武汉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