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上午10点过,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人民医院新院区新冠肺炎专门检测区域,放射科医生李晨悄悄拍下搭档张锐的一张相片,发到科室群里。穿着紧密防护服的张锐,从13日晚上6点接班,已经连续作业16个小时,做了26个CT和X光胸部透视查看。彻夜未眠的他,在等候患者从老院区转运到新院区的空隙,靠着墙壁睡着了。


彻夜未眠,连续工作16小时 放射科医生靠着墙睡着了 第1张

  ↑在运送通道,张锐靠着墙睡着了。

  2月14日下午4点半,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李晨,他告知记者,由于新院区刚刚启用,根据作业安排需求,放射科医生分为两班倒,隔天休息。张锐在13日就已经连续上了一个8小时正班,但由于新院区启用,张锐自动提出让李晨先回家多休息几个小时,自动揽下了13日晚上的班次。

  由于疫情防控需求,每次从老院区转运患者做查看,救护车往复12公里的旅程,每转运、查看一个患者都必须对设备、救护车严格消毒,再进行下一个患者的查看。在查看区域,李晨的位置在操作室,归于清洁区。张锐往复的运送通道和查看室归于半污染区、污染区,需求严格的三级防护下,帮忙患者摆好查看体位,“差不多查看完、清洁消毒、等候转运,就要1个小时。”李晨说,张锐是科室的党员,责任心强,即便等候患者转运空隙,也忧虑有临时需求,一晚上都没合过眼。


彻夜未眠,连续工作16小时 放射科医生靠着墙睡着了 第2张

  ↑张锐在作业。

  上午10点半左右,在等候患者转运的空隙,李晨和张锐隔着老远聊了一会天,但说着说着张锐就没回应了,“我其时手里也忙,心想他咋不理我了,但没想那么多。忙完了再去看他,他靠着墙睡着了。”李晨说。喊醒张锐后,李晨本来建议和张锐换班,让张锐替换到清洁区暂时放松一下,但张锐说了声“没事”,又持续起来作业。

  听说记者采访,29岁的张锐连声说,“这也没得啥子,我们科室一切老师都是这样的。”张锐告知红星新闻记者,他现在状态还好,只是穿着三级防护,确实比平时更累些。为了节约防护服,他们尽量不喝水,削减上厕所次数。刚刚启用的新院区运送通道没有椅子,他就坐地下休息了一会,“这是医生的职责。”

  李晨则告知记者,就在下午4点左右,一名1岁患儿发热,需求做相应查看。孩子太小,不断哭闹,家长也没有安慰办法,张锐二话没说,穿上防护进入查看室安慰孩子,才顺畅地做好了查看。“我在操作室,眼泪水都包起了。”李晨说。